2010年8月11日 星期三

JT叔叔-作強之官

JT叔叔春田花花幼稚園中醫基礎理論關於作強之官的發揮,看了很爽的感覺!下面是原文:


《素問.靈蘭秘典論篇第八》把人體的各個臟腑都當成一個官,好像一個國家一樣,心是國王,然後膻中是大臣這樣子,那個「膻中」可以算胸腔也可以算心包。而其中(合併遺篇中的脾),五臟和膻中、還有膽腑,都有人格化的「個性」的描述,剩下的五個腑,就沒有人格,只有功能。

那麼,腎呢,《靈蘭秘典論》它說:「腎者,作強之官,伎巧出焉。」那有人就考據古時候「作強之官」是什麼官,有一個考據說,作強之官是古時候那種修房子的水電工,就是如果你的房子爛掉了,他可以幫你把你的房子修起來,那叫作強之官,就是幫你糊牆的啦。今天夫妻吵架把牆打破一個洞,就找作強之官來修。那我們中國傳說裡面水神又有一個名字叫作什麼?叫做「共工」,那共工就是好像是大家的工人……還是說眾志成城的意思?其實跟「作強之官」有近似的意思,就是它能夠幫你修補很多東西。而這個修補東西的力道,也相通於前面提到的「幹細胞」的作用。因為我們現代人腎都不夠強,所以有些人沒有這個力道了。但是我們要知道,其實人的腎本來有這個力量存在的。

那麼,我們現在來把這個「玄冥」也好、「作強之官」也好,還有什麼「伎巧出焉」也好,來對應到人的情志上面來講,那又是怎麼一回事呢?
人的腎臟,因為它扣合著「從另外一個世界把能量具象化到這個世界的媒介」這個角色的能量的場域,所以它的所屬的情志,和肉體的腎臟的健康,就會有關係。
怎麼樣叫做有關係?就是說:如果在你的心中有一種心靈上屬於這個領域的能量被破壞了,你的肉身的腎就也會遭到破壞──你的生殖機能、或是你腎該有的功能都會一起被傷到──這是一種會共鳴的現象。就像人生氣,肝會遭到破壞,那個不見得是內分泌的什麼成份造成的,情緒的能量上跟那個臟腑的臟性會互相共鳴。這是一個「共時性」的感應現象。好比說現在的科學儀器的檢測也很發達了,人體的磁場、能量也能測了。比如說,前兩年有一位先生,練氣功治肺病,同時用能量照相的方法檢測,眼看著身體一天天好起來,拍到的人體能量圖,肺部的光點也愈來愈多,可是有一天,忽然拍到的是整個肺都黑掉了,一問之下,才曉得他前一晚和太太吵了一架,動了怒,於是就一身功力都散光了。
那,腎這個東西呢,我們從「物」的角度說它是「作強之官」,是修補人體的未分化的細胞,那如果從「心」的角度來說呢?
腎,它最重要的能量,就是一個人的「志氣」,我們中國人說「腎藏志」,一個人的「志氣」的能量,竟然是住在腎裡面的!這是怎麼一回事?
我們說一個人「志向」很遠大的志氣,它真正的本體是什麼東西?
我講一個童話故事好了。有一本叫做《青鳥》的童話故事,其中有一個國家叫做「嬰兒國」,那裡的每一個小嬰兒在出生到地球上以前,都要先學好、選好他這輩子要做什麼事情,比如說在天國先學好要怎麼樣經營事業,這樣才能夠投胎到人間以後當一個王永慶。也就是說,這一生我們要做的事情,其實在出生以前,已經有一定的規劃。而這個潛意識已經規劃好的「藍圖」,我們出生到世界上,過了嬰兒時期以後,就把它忘記了。可是那個藍圖,隱隱約約會督促你去做一些事,而你在做那些事的時候,你會「不知道為什麼做這件事情我特別快樂?」,會有一種不屈不撓的力量在支持著你。
這是「志氣」的雛形,這是第一點。
那至於說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,我們通常說「有志氣的人能突破困難,沒有志氣的人就會很難面對困難。」在「腎藏志」之外,腎所主的情志叫做什麼?叫做「恐」。也就是有個和「志」對立的東西,讓你的腎好起來的能量叫做「志氣」,讓你的腎壞下去的能量叫做「恐懼」。
而為什麼人的恐懼跟志氣,會在腎之中相遇呢?
各位有沒有發現:我們人為什麼會恐懼?
其實我們人會恐懼,就是因為我們忘記了「我們人的靈魂來自於另外一個地方;我們將要回到另外一個地方」。所以才會對於我們肉身的得失產生很大的害怕,害怕受傷、害怕失去。
那當你面對一件事情的時候,如果你是一個有志氣的人──其實真正「有志氣」的意思是,這個人的靈魂上還有一種感受:「當我面對困難的時候,我覺得我不是孤一個單單的肉身人,我很可能出生以前就算準我要面對這個困難,我的潛意識已經準備好對應它的方法,只是我還沒有把它叫出來。」有這樣的想法的人就叫「有志氣」,沒有這樣的想法,人的恐懼就會加倍。或者有一種人,他會覺得說:「我是宇宙中的孤島,我是孤立無援的,面對這個困難,我就完了,我就毀了!」有這種「孤島」觀念的人,就是沒有「水」的性質,我們都說「一滴水融進大海才能發揮它最大的功效」。──那有志氣的人是怎麼樣的呢?他會覺得「面對這個困難,可能有人會幫我,或者就算沒有人幫我,可能看不到的上天會引導我去做出最正確的選擇去把它克服。」「我雖然是一個人,但是沒有關係,可能在我的潛意識的世界有一般人說的神佛菩薩,或者是上帝,或者是守護靈、指導靈在幫忙我。」
我們都會說「天將降大任於斯人,必先怎樣怎樣……」,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,你會覺得:「那是上天要我完成這一段人生的功課,這樣我的靈魂就會更進步!」用一種很正面的角度去面對困難,這就叫做志氣。
有志氣的人就是不喪失這種感覺的人,沒有志氣的人就是喪失這種感覺的人,一但你喪失這種感覺,你的人生,就會是充滿恐懼的。因為沒有人可以單單靠自己活在世界上的,沒有人。我們每一個人活,都是需要每一個別人來幫助我們繼續活下去的。那同樣地,你活在世界上,你不要以為只是你一個人在活,是整個宇宙在引導著你活下去的,如果你有跟整個宇宙脫開的感覺的時候,你的志氣就沒有了,你的恐懼就會加倍了。
這是一個非常心理學的邏輯。
所以呢,我才會常講,失志或者恐懼都會極傷腎。
只要人一恐懼,「命門火」就會立刻熄掉。
……命門火又是黑話哦?那先來解釋一下這個好了:
人體六經裡面的足太陽膀胱經,是在人背後的督脈旁邊流過的,太陽經裡面走的氣是「寒水之氣」,而人的背正中心的督脈有一條絡脈叫做「長(ㄓㄤ)強」從督脈通到太陽經──也就是督脈在正中間,太陽經在旁邊──所以還算是同一個區塊。
那太陽經輸布的那麼多寒水之氣,其實人體裡面是要靠腎的「命門火」也就是某種靈魂上的熱能,把這些冷水氣變成暖水氣,慢慢往上蒸上來,然後過到人的後腦杓的時候,人的後腦杓有開三個穴道,兩邊各一個「風池穴」跟中間的「風府穴」,風池、風府就是人體向外開的一個口,讓外面的陰氣能夠透進來。這個充滿陽氣的水氣從背後上來,過到後腦杓的時候,陰氣從外面通進來,然後這個水氣就會遇冷而在頭頂結成雲,開始下雨,就好像我們的頭上一直有雨下下來。
這個是什麼東西啊?這個我們姑且稱之為「水精之氣」(不是傳統中醫的固有名詞)。我剛剛說的整個過程全部都是形而上的哦!解剖看不到的,整個是靈魂上的事情:「水之氣」被人的「命門火」蒸動上來,然後經由外界的「陰氣」(這個「陰氣」也不是冷空氣,雖然跟冷空氣有關聯,但是不是。)冷卻,然後落下來。
這個東西對人有多重要?
為什麼現代的人只能活一百年,太古時候的人可以活一千年?就是因為這個東西。因為人的五臟,只要一直上火,就會一直老化,只有被命門火蒸動上來的水非常豐沛的時候,五臟的火才會被它澆熄。
所以呢《素問經》的倒數第幾句話中,有一句:「夫一水不勝五火,故目眥盲。」(《素問.解精微論篇第八十一》)就在說:我們的這個水精之氣不能運轉得很好的話,眼睛會瞎掉;也就是器官會有急遽的老化發生。
這個「水氣」太重要了!各種身體的發炎、損毀,這水氣都有可能幫你修。
而這個東西,雖然它所運轉的是「氣」的世界的水精之氣,可是在「物」的世界,人身體裡面實際存在的水分,也會被這條水精之氣引導。這個我們現在不能細講,但是上《傷寒論》時就會學到,人剛感冒的時候,就是後腦杓受邪,有的時候那個邪氣衝撞得太厲害,這個熱水氣還沒有到頭頂,就在山坡地就先開始下豪雨了,然後那個人就會狂瀉不止,因為是尚未冷卻的熱水氣,所以形成熱利,拉的時候會覺得燙屁股。水精氣原來要過到頭頂才能跟你的六陽脈接觸,才能潤你的五臟;還沒有到頭就被打下來了,那是《傷寒論》中以「葛根」為主藥的一個湯證。
全身的水的循環,會受這個水精氣的調動,這是非常「物心不二」的一種思考,但是,確實是有這個現象,所以可以接受這個理論。
各位都知道練內功就是要練這東西,要「逆運河車」嘛,對不對?用個水車把向下流的河水倒轉上來,「進陽火、退陰符」,身體、五臟要不老,就靠這個。
大家都那麼大聲疾呼「補命門火」,就是因為這個原因。因為唯有命門火夠,才能讓這個水精之氣源源不斷地運轉上來。
所以像高血壓,或是暴瞎跟暴聾,很多這種病,中醫都是用「真武湯」在醫,真武湯大補腎陽的方子,你會說:「我是瞎掉耶,你給我吃大熱藥有什麼關聯?我已經眼睛太過上火、細胞燒壞所以瞎掉了,你為什麼要給我喝大熱藥?」對不起,就是要。這個「一水」能夠上來,「五火」才能夠滅。
這是非常重要的觀點,也是腎跟命門在做的非常偉大的一件事。那如果你不知道這麼偉大的一件事的話,你就不可能認識中醫所說的腎了。因為這個東西不在西醫解剖的範疇裡面,這是一種人體運行的「內力」。
所以中醫跟西醫所認識的人體,其實很不一樣。像腎這個最重要的運作,我們把它看做是理所當然的事,可是我們中醫認為理所當然的觀念,如果跟西醫相對比的話,我們認識的腎是形而上的。這怎麼辦?雙方真是無法對話。
人體分陰陽,我們說氣屬陽、血屬陰,會有這樣的說法對不對?可是唯有人的腎氣不能這樣分,因為腎裡面是命門火(腎陽)蒸動太陽寒水氣(腎陰),才能產生人的「氣」。所以「腎氣」這個東西是腎陽跟腎陰結合而成的產物,「腎氣」不能夠說是腎陽,腎氣丸不等於腎陽丸,這是一個在定義上面較特殊的地方。

我講到這個腎的水精之氣的運行是為什麼呢?是因為啊,我們只要一「恐懼」,馬上後腦杓就僵掉。──終於又回題了……
因為要水精之氣能夠順利地運送上來的時候,後腦杓的氣是通的,經絡是鬆的,才能夠不僵。如果你一恐懼,命門會熄火一下,然後後腦杓就會僵掉。
所以,如果你常常在緊張、恐懼,你可能天天都覺得後腦杓、肩背僵掉、痠痛。
那,後腦杓僵好不好?非常不好,你不要說風池、風府穴是開個口讓冷氣能夠吹進來讓人體涼爽喔,那些看不見的幽靈,要憑依在人的身上,也是從這裡進來。如果你的命門火很旺,這條水精之氣像一條急流沖過去,他們不敢往裡面跳,也就是有元氣把他們擋在外面。如果沒有命門火,人就會很容易著魔了。所以當同行遇到著魔的病人來的時候,我們怎麼知道他著魔?因為他一進來坐定,我就覺得後腦杓有東西在刺啊,因為魔要進來要走那邊嘛,所以趕快吃補腎藥來擋魔。另外,就是把脈時會感覺得出有氣從手指攻進來,那,這個等到教把脈再說。
有人曾提出紀曉嵐的《閱微草堂筆記》的故事:有一個人很老才看到一個鬼,跟他講說「我是你的冤親債主跟你要求和解」云云,那個人就問說:「你跟了我多少年?」鬼說:「我已經跟你三十年了。」他說:「你怎麼不早一點來?」鬼說:「因為之前你的命門火還旺,所以鬼不能靠近你,那現在你的命門火已經衰了,我才能夠跟你有所溝通,我的能量才能介入你的能量,讓你看到我。」所以這是命門火的重要。
所以有一部分的神經病患者,要把命門火補好,病情才會緩解。補腎陽的藥在這種情況下是常開的。

那我之所以講這個,是為了要講後腦杓僵,情志會影響到命門火的狀態:人恐懼,腎中的正的能量「志」就會萎縮,志氣一少,命門火就熄,身體、心理都會受損。

還有一件事,我不清楚是為什麼,不知道有誰可以給我解答。我在某一個狀態下,後腦杓會很嚴重的不舒服,就是當我「冤枉別人」的時候。所以我現在在罵人的時候,覺得後腦杓開始硬掉,我馬上就不敢再罵,我一定有事情搞錯,即使我本人還沒意識到,就會先有這種反應喔。
也就是說,腎這個東西它的能量真的是通往一個未知的世界,好像是一個潛意識的網絡,如果你跟這個真實的宇宙有所不合的時候,它會切你的光喔,很可怕。
我不知道各位能不能在人生中體驗到這個感覺,但是在我身上非常清楚。

那,我就說我們腎是「作強之官,伎巧出焉」,這個「作強」跟「伎巧」,我們如果用有形的世界來看它,它又是什麼呢?有形的世界,講低級一點,就是男人在發生性關係以前的「那個狀態」,叫做「作強」,那「女為悅己者容、男為悅己者練健身」,現在很多人又要保養皮膚又要上健身房,這叫作「伎巧」。這是講最低級的。
那講高級一點:遇到困難的時候,不要屈撓,要自立自強,這叫「作強」。遇到需要發揮自己才能的地方,活用創造力開出一個局面,這叫作「伎巧」。
各個不同層面的「作強」跟「伎巧」都可以說。因為腎它本身可以帶到這麼多不同的層面。
為什麼「伎巧」又是創造力,又會是色情的表現?
在中國丹道裡面講「河車」(向上運轉的腎水之氣)有一句話叫做:「順則生人,逆則成仙」。它認為,腎臟裡面的「精」,如果順著讓它隨便墮落下來,就變成繁殖後代的力道;可是,如果你能將它保住,能夠反過來逆運河車上去的話,那它就會讓你成仙。
在這裡喔,我有一點話要講。因為理論一旦這麼說了,就會形成中國人的一種很強烈的身體保養觀:「人不可以泄精!」,其實,就真正的修行而言,這種思考有邪道的成份。
為什麼這麼說呢?因為,腎的這個氣,本來就有可能變成你的創造力、或者是你的性方面的能力,要它上到靈魂或者下到肉體,都是可以的,反正下到肉體也會創造出新的人類嘛,都是一種創造力。
我們很多人說男人是「下半身在思考的」。那,人要怎麼樣才能夠不成為性慾的奴隸呢?我的人生中體驗過一個方法,可是這個方法很少有人有體驗,就是:如果我所追尋的,例如說我很喜歡教書、讀書或者什麼藝道方面的事情,能夠在很短的時間裡面有很大的進步的時候,就會非常清楚地知道一件事情:「那個快感比Sex大!」。一旦你得到了「藝道進步」的快感的時候,你會發現自己好長一段時間都不太會有性慾。就是如果我們能夠做到這一件事情的話,就自然不太會有性慾的問題了。
但是!如果你不能做到藝道上面的心境修養上、功夫上有所突破的話,一味的壓抑,只是讓人變成色情狂而已。
就是說:一定要有更高層次的東西練出來了,才能真的放下這個比較低的系統。這是非常重要的觀點。
就像中國人對道家,就一直有一個很糟糕的誤解,以為修道都講「空」、都講「無為」,所以都認為道家「只有非、沒有是」,其實不是的,道家思想也是一種修練的思想。既然是修鍊,就會有目標、有指向性。都是有「大是」所以才能踢掉那些「小非」。正是因為你有創造力得到的快感有那麼大,所以你才會覺得「Sex不夠看」,有更大的快感存在,所以才能放掉這些小的快感。上面那一塊沒有,只在對付下面這一塊,活在否定的人生之中,就好像天黑了不點燈,只在千方百計「趕走黑暗」,修行做到這樣就太慘了。
就像我的恩師曾說,在大學教書教十年,一直在驗證孔子的一句話「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」。現在的小朋友,不管文學也好、功課也好、道德的修養也好,大概遇到他的男朋友女朋友給他搞什麼飛機,都一定是飛奔往他男朋友女朋友那邊去。在大學教十年,沒有看到一個學生對於藝道的熱情,可以大過對男歡女愛的追求。
也就是說,人其實很難突破這個臨界值。但是唯有突破這個臨界值的時候,你才會知道說「噢~~原來這個力量用在這些地方,就沒有性慾了」,不然的話,其他「禁慾」都講的很假。就以為你只要不洩就會有能量,沒這回事,能量要進步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。大家要有這個基本的觀念。
當然,我們前面說「陽密乃固」,如果是陽氣太虛而不能密藏的性慾過旺,那灸灸絕骨穴、吃吃補陽藥,就會好很多。但我這邊比較是以腎的運作為前提在談這個問題。
就像在我另外一個讀書會,有的時候會鼓勵一起學英文的同學:「你不要怕面對未知,其實我們這一輩子會有機會學日文或英文,很可能你前輩子跟這語言都已經有一點緣分了,不然的話,這能量跟你太不同類,可能這輩子都不會沾到。所以你要假想你有個前世是日本人、有個前世是英國人,當我們做翻譯練習,如果你不會的時候,你就要硬地相信你有那個潛意識的網路可以讓你提款,你有一個有錢的老爸給了你無上限的提款卡,把它從你的潛意識裡面拉出來!」我這樣子要求之後,一起做翻譯的同學確實有明顯的進步。
不要遇到什麼事情就先假設「我不會」,如果不會,你就生出那個「會」,任何進步都是無中生有的,Make up(捏造)出來的。就是要有這種「創造」的觀念,我們的志氣才會長得出來。這是一個長志氣的小訣竅。

當然恐懼傷腎,我們中國人說「腎主二便」,大小便是腎在管的,所以怕到極點會狂拉肚子。你們可能沒有怕到那樣過,我是到過那樣子。「屁滾尿流」聽過吧?那就是嚇得不得了會出現的成語。
還有,腎主骨。為什麼腎主骨,因為腎是斂藏能量的,所以它一定對應到人最裡層的器官。那骨頭裡面有骨髓,骨髓到頂上變腦,所以頭髮也是腎在管的,所以有人太恐懼、太焦慮了,「一夜白頭」對不對?一般俗話說的對應點也是很對的。

那我之前講到,如果人失志的話,腎脈會變沒有。我上次講到一個例子就是說,一個小孩子很有興趣到日本去學美術,可是爸爸媽媽逼她到美國去唸企管,她在美國唸企管的那段時期,就沒有腎脈。那時候她回國一下下,我把她的腎脈,我就說:「這脈太可怕!」因為她每天腳都是冰冷的,天氣稍微冷一點,簡直凍到要發瘋,非常慘的一個狀態。
然後我就覺得:「這個人得吃很多補腎藥。」可是很奇怪,沒有腎氣的人,他跟補腎藥會有一種很奇怪的物以類聚現象:他不是動不動不小心就搞丟藥,不然就是忽然動個念頭:「啊,那我先吃別的好了,這以後再吃。」補腎藥她吃不進去,會發生莫名其妙的陰錯陽差,弄成她吃不進去。當時的狀況太無奈,跟這個腎氣太不同類,就有這樣一個怪現象。
那等到三年兩年熬完了,回到台灣了,做她自己喜歡的工作了,又問我說:「喂,我在吃那個什麼中將湯(很不補的藥),這個會不會好?」,我想:「你那種爛腎喔,中將湯又沒有放幾斤附子,怎麼可能補得回來?」就說:「隨便吃啦,吃幾年再看啦。」她忽然回一句:「可是我腳已經暖回來啦!」當她回到可以合乎志向的環境,腎脈就回來了。
這是腎的一個很奇怪的地方,如果那個人的潛意識中有一張他這一輩子要走的藍圖,你把他推到另外一條不相干的軌道,他的腎就毀了。
所以我非常不主張把小孩子硬逼到哪一國、或逼去唸什麼科系,因為會非常慘,那種恐懼,即使他本人也沒發覺,卻是真正的恐懼。因為,其實一個人會有好朋友,可能跟他前輩子都有關係,俗言「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什麼什麼」對不對?你身邊有一些人會幫你、跟你志同道合,這都是有一些緣份的。你把他硬丟到另一條人生軌道上去,那一路上遇到的人,跟他不一定是有緣份的人、會幫到他的貴人,所以他感受上面、實質上面的互動都會變得很糟糕。無意識中生命的不安感會大非常多,因為這種不安,引發的代償反應就是對物質世界的名利權勢面子變得很執迷,像溺水的人抓浮木一樣拼命抓……這些事情都是要考慮的。
這些事情講來講去,好像在傳什麼宗教厚?都在講什麼人有前世、人生出生前有什麼人生大綱表……一些好像宗教的問題。本來教中醫,可以不講這些事情,單講一個「腎氣」也就是了,但是我覺得從中醫「腎氣」的觀點,就會讓我們依循邏輯推測出:人有這些這些東西。因為,如果沒有這些東西的話,中國人的「腎氣」就是屁話。

如果說得再家常一些:同樣是花力氣做一件事,各位有沒有注意到:有些事我們做一兩個小時,覺得全身好鬆好舒服;可是有些事,做一下下就覺得肩膀好痠脖子好緊,而這又不見得和姿勢或用力的方式有關。如果明白了腎氣的運作,那麼,我們平常就要去意識到這種「身體感」,久而久之,對我們人生的「選擇」會有些幫助。

如果一個人處在「失志」的狀態,有可能他的性慾也會變得特別的大,因為他人生的進步已經被切斷了,腎氣沒有機會往上走了。
有些人失志是「玩物喪志」型的,就像我所認識的漫畫迷,一般說「御宅族」的族群之中,每天不停打手槍的男孩子非常多,因為他都沉迷在卡通電玩的世界裡面,不面對現實世界。
凡是「不去面對、戰勝現實世界」的人都算是失志。有些人熱愛一件事情而成為專家,可是面對現實世界的能力還是一天一天在增長,那個叫「達人」,是好事。可是,如果你是因為不能好好面對這個現實世界,而逃避到一個「上癮」的活動裡面──上癮可能是集郵、可能是看漫畫,人有各種上癮的型式,有人有愛情上癮症,一天沒有人愛他就活不下去──所有的上癮都是因為這個人沒有足夠的志氣、勇氣,讓他面對現實生活中的種種真相,以至於對現實產生了很大的不滿。所謂的「不滿現實」其實也就是「沒有力量去填滿、擺平他的現實」。這種不能去擺平現實所導致的不滿現實呢,到後來就變成一個沉迷於一個小圈圈的上癮活動。
另外一種「不滿現實」稱作「包贏人格」,因為怕自己有所損失,什麼都不敢放下,明明是二擇一的互斥選項,他也要兩邊都抓到手,到最後自己把自己整死。像我就認得一個人,又要在中部讀博士班,又要在北部上全天班,後來搞到公司和教授都非常不能諒解他,壓力大到撐不住,最後就吸毒,而被警察抓去勒戒,結果兩邊都沒了。
所以,如果我感到不滿現實,有時我也會切掉一些現實,和一些人事物斷絕往來,讓我擁有一個我可以擺平的現實,這樣我也比較不會不滿意。
凡是沉迷於「上癮」活動的人、或是事事都想「包贏」的人,腎都會傷到,有很大的比率的這種人,他的性慾是無法壓抑的,因為他的腎氣只能往下不能往上,他拒絕去昇華他的腎氣,這是一個我觀察到的現象。

另外呢,還有一種「失志」,是一般人不太容易看出來的,那個要心理學學到眼睛變很賊很賤才看得到。就是「耍」。
這分成兩個面來講,第一個面比較簡單,就是:這個人隨時也是「真心」的,可是隨時也是「耍假」的。比如我們的女同事,她早上說:「吼~~!減肥是女性一生的事業!我們要發憤減肥啊!」到了下午,就跟旁邊同事講說:「後面巷子那家店蛋糕198元吃到飽耶,我們去吃吧!」她隨時也是「真心」的,但隨時也是講講就算了──這是我所說的「耍」。
「志」這個東西代表你的能量能夠「確確實實做出一個什麼結果」的那種力道,如果你壓跟兒沒有這個力道的話,就會變成:隨時都在真心,隨時也都在耍假。
像這樣子的人,他人生中會產生另一面的一種現象,就是:某個朋友家裡面出了事,他就會在那邊悲憤地不得了,遇到人就在那邊感慨說:「唉,那個人怎麼那個樣子!真是糟糕啊……太可憐了!」甚至會為那個出事人落淚。可是呢,人家出事了,好多認識的人都去幫忙了,就只有這個落淚的人不去幫忙。只有不去幫忙的那個人有時間感嘆,幫忙的人都忙死了,沒有時間感嘆。那,他到底是對那個出事的人是真的有愛還是假的有愛?我認為的真正的「真」是有去幫忙的人,可是他在旁邊當觀眾,拼命為人感嘆落淚,他本人也覺得自己很「真」啊,對不對?他自己覺得自己很真,我也不能說他那情感是假的,可是以行為的結果來講,沒有一點點真。這樣子的人,其實腎氣也就毀得差不多了。

最近這些年,出現了另外一種很傷腎的活動,是心理學跟New age思潮掛勾產生的變態東西,叫作「假右腦」。
現在都說:我們人的左腦是理性思維,非常的死板;而我們的右腦是靈感、感性,什麼意像、象徵有的沒的,反正就是講一大堆右腦的好話。所以叫我們:「要活在右腦裡面!我們不要活在左腦裡面!」有沒有聽過類似這樣的論調?叫人要「發揮你的右腦」。
我可以告訴各位,要發揮右腦的力量的「王道」就是練《莊子》的〈齊物論〉,練到你的左腦沒有一點阻抗,這時候你的左腦就可當靈媒,什麼右腦的能量都可以接得進來。當你的左腦不被自己的觀念所左右,不被自己的成見所困惑,思想不會動亂,感情沒有波動,當你的心能夠真正「心如止水、心若明鏡」的時候,你的右腦的力量會進得來。到那個時候,才是你能夠跟看不見的靈界有所溝通的時候。否則雜訊太大,你的天線收不到東西。
可是有些半調子的現代人,他本來就是一個情緒波動很大的人,大家都笑他不懂邏輯、理性思考很爛、是濫情的動物……被人家嘲笑到不行了,有一天,忽然聽說有個好東西叫「右腦」,又很受時潮流行所尊敬,那東西是什麼……「非理性的、很活性的、直覺的、充滿熱情充滿光充滿愛的」,然後這個人可高興了,趕快自我宣稱:「喔耶!原來,我是右腦型的人!大家都誤會我了。」那種人是「左腦很爛」的「腦殘」之人啦,跟右腦強不強完全沒關係。
除非你的心能夠練到明鏡止水,否則你不要亂跟我講「直覺」喔!直覺是會受你的現有的觀念干擾的東西。那種「自封」的「右腦人」你說要拿他怎麼辦?現在市面上學心理學的、學New age的好多這種貨色,妖魔成群!
要分辨那個自稱自己是「活在右腦之中,充滿愛、充滿生命力、充滿了靈感,什麼事情憑直覺而活。」的人是不是真貨,我教你們一招:
就是:凡是沒有失志的真正的右腦,什麼事你跟他輕輕點一下,如果他對你說:「你說的有道理。」以後你再看他的行為,會看見他就自動而有恆地照你教他的去做。這種右腦是真的。
而那種假扮右腦的「左腦腦殘」的騙徒,你跟他講什麼,他就會說:「啊,你講得好對喔!我好歡喜讚歎你喔~!」甚至在你面前掉下眼淚、說他好感動!然後,之後你觀察他的人生:完全照他原來的狀態活,一點點都沒有接納你的意見去做!
《老子》說:上士聞道,立刻就會實踐它。他只要一接觸到對他有益的觀點,馬上就能把這個訊息納入他生命的一部份,那個才是真正有右腦的人,也就是「命門」有力道的人──他有能力接受宇宙給他的,來自更高境界的情報,即使是別人的一句話,他也馬上能接下來變成他人生的一部份。沒有這個作為的人,不算是有右腦的人。
左腦好會假扮的喔,聽你一句話都歡喜讚嘆,之後啊,誰鳥你啊?──這種人的腎陰腎陽大概都脫開了。

我要說的是啊:如果你們以後有一天要幫人補腎,這些人要提防啊!──補腎藥不要開到這種人身上去,因為補不了,他的靈魂那一頭的破壞太大。這種貨色,他的腎氣不是你一包藥兩包藥可以救得回來的,很難搞──各種作夢也想不到的怪現象都會發生──如果你不慎選病人,到最你會以為自己醫術很爛給人吃錯藥、或是被病人「逃藥」、「破功」的本領驚死。(這個標準比漢唐網站的「十不醫」還要嚴苛吧?)與人結仇其他方法很多,大家不要用中醫去結仇

2 則留言:

法榮陳法榮陳法榮陳 提到...

噴泉的高度,不會超過它的源頭。一個人的事業也是如此,它的成就絕不會超過自己的信念。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怡禹玄禹玄君 提到...

看到大家都留言-我也忍不住說聲---加油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